SVA Strongly oppose changes to the Hong Kong Companies Ordinance - Dangers of Money Laundering

Apple Daily

警隊前刑事情報高層 斥修例損香港地位 

限查冊助長洗黑錢極愚蠢


韋啟賢(左)指修例是他遇過金融界其中一件最壞的事;旁為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。

【惡法阻查冊】

【本報訊】政府修改《公司條例》,限制公眾查閱公司董事的住址和身份證號碼。警隊刑事情報科前主管韋啟賢(Steve Vickers)昨日公開批評修訂「愚蠢」,直言新安排是他在香港金融界遇過其中一件「最壞的事」;他認為,限制查冊會助長洗黑錢活動,對香港金融中心地位有非常壞的影響。

韋啟賢昨日出席香港外國記者會午間討論會時表示,公司查冊有助調查有組織罪案,若日後無法查閱公司董事的身份證號碼,將助長洗黑錢活動。現已轉職到私營巿場,專職合併、上市前盡職審查(Due Diligence)的韋啟賢又指出,公司查冊是盡職審查重要的一環,亦有助企業了解合作夥伴,「例如我要賣原子筆給一間公司,卻連公司的最基本資料也沒有,我怎樣可以作出合作決定?」

身份證號碼必須披露
韋啟賢退休前在警隊位至刑事情報科主管,保安局副局長李家超在警隊時亦曾經是他下屬;韋啟賢相信當局並非蓄意修例削弱公眾的知情權,但形容改變非常壞,又指新修訂是「愚蠢的法例(dumb law)」,「是我在香港金融界遇過其中一件最壞的事,(修例)嚴重影響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。」他認為擔任公司董事有一定責任,需要付出,身份證號碼必須完整披露,是否開放住址查閱則有商榷餘地。

同樣認為身份證號碼必須披露的獨立股評人David Webb,在同一場合表示,華人社會同名同姓人士甚多,身份證號碼是唯一準確辨識身份的工具,不應隱藏。David Webb引述2007年,有報章指他出售山頂加列山道71號Kelletteria洋房,3年間內賬面獲利1,200萬元,「但那人其實不是我,他們(記者)也沒有打電話來問我,和我同名叫David Webb的,可能有好幾個。」

「不明白為何要倒退」
出席同一場合的前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執法部分部主管、Kobre Kim律師事務所常駐香港合夥人高博金(William McGovern)認為,限制查冊將令證券欺詐的調查工作更為困難,「我們認為越準確越好,透明度越高越好,資訊越多越好;香港一直以來做得很好,在這方面是領先的,我不明白為何要倒退。」

 

Download Full Article